布kun

一个供应清汤和糖水的小型的停车场

催更的旁友们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
我真的没有弃坑!真的没有!(
等我结课了要啥有啥(。结课阶段真的太多事re忙不过来呜呜呜呜
真的!(இuஇ )结课就更
爱你们(°ヘ°)比心心❤

【裕圭】好き?好き(8)

粗糙的赶稿更新(x
谢谢大家不嫌弃我(´ . .̫ . `)
有什么建议意见请尽情评论私信轰炸我(。
爱至今没取关这条咸鱼的大家,笔芯(♡´з(´ω`*)♡
注意cp防雷不喜请点x
祝食用愉快(ΘεΘ)





说起来总是觉得自己有点自私。

中岛独自在家坐在电脑前整理相机内存卡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已经在一个名叫“keito”的文件夹里停留了快一个多小时。

圭人对于自己来说就像是空气的组成部分一样。贪婪的呼吸着对方的存在,自己基本上什么都不用做。

一直以来就是靠着这种满足感来抑制自己出格的行为。

……满足?怎么可能,呼吸可以满足的,只不过是最基本的生存需求而已啊。

鼠标咔哒咔哒的点击着,到其中一张照片的时候停了下来。

照片里的圭人抱着枕头,沉沉的睡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平时总是皱起来的眉毛恬静的舒展着,稍长的棕色头发散落下来乱乱的贴在脸上,即使是照片仿佛也能听到他微张的双唇中发出的平稳的呼吸声,像羽毛一样轻轻扫过自己的鼻梁。

自己在拍下这张照片以后,吻了圭人。

                                                                                              
本番前30分钟还不见人,山田当时还急得绕着大家不知道走了多少圈。

“不会还在睡吧,yuto去休息室看一下可以吗?”

当时自己答应下来以后就直奔休息室了,本来想着速战速决直接把对方揪起来就跑尽量不要耽误时间,打开门叫出对方名字的前一秒所有的工作顾虑和时间观念在脑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中岛把冲到嘴边的“keito快起床了”生生咽了回去以后,悄悄关上门,蹑手蹑脚的走到圭人身边。

圭人似乎丝毫没有察觉中岛的靠近,依旧搂着枕头昏昏沉沉的睡着。中岛则蹲在沙发边呆呆的看着。

太可爱了,尤其是自己不小心发出一点声响后皱了皱眉头抿抿嘴继续睡的样子。完全就是听到响动以后耳朵轻微向后反了反的熟睡的猫。

中岛伸出手,轻轻拨开圭人垂到脸上的头发,替他挽到耳后。对方平和安静的睡颜完整的呈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醒来时,喜欢的人正安定的睡在自己的枕边,这个画面中岛早就幻想过无数遍。看着眼前熟睡中的圭人,中岛有那么一瞬间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了。

“keito……”

或许是低着头的原因,圭人耳后又有几缕碎发散了下来。中岛细心的把圭人的头发梳到耳后,右手顺势扶住圭人的后脑勺,凑上前,贴住了对方的嘴唇。

圭人最终还是因为呼吸不畅醒了过来,朦胧的睡眼在看到眼前的中岛后猛的清醒了。

中岛双手分别按住沙发两边的扶手,把圭人圈在沙发与自己的圈子里。看着抱着枕头缩成一团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圭人,脑内产生了自暴自弃的想法。

就在中岛准备把所有理智都通通丢在脑后时,山田“哐”的把门推开了。

“慢死了,你们怎么回事啊?”

三人面面相觑,在中岛大忽悠把过程和动机无限度简化再解释后,两人才没有深究下去。

回忆小电影剧终后,中岛仍意犹未尽的来回摩挲着自己的嘴唇,试图回味起哪怕一点点也好的那时的触感。

细微的情感不停的往上堆积着,说不定哪天就会坍塌下来,抑制不住的往外涌了吧。

我该怎么办呢

中岛双手掩面,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往后仰,直到靠到椅背为止。

直起身,最后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中岛有些颓废的直接按下显示屏的开关,主机都没关就往旁边一倒,仰躺在床上。

如果这个是keito就好了。

中岛搂紧怀里的被子,闭上眼睛,把脸埋进被子。

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现实向太难了,还是AU开心

【高慧】accident

不务正业不更新系列(x
普通上班族高木雄也和酒保(?)慧
刚看完一部电影,有个很喜欢的情节发现可以完美代入高慧
有对原情节做轻微改动_(:зゝ∠)_
含有轻微/强烈的暴力描写,慎戳
注意cp防雷不喜请点x
祝食用愉快(◍•͈⌔•͈◍)




同学会上,被问起初恋的时候,看上去一脸冷峻桀骜不羁的男生竟低下头,食指贴着嘴唇,像是在掩盖嘴角勾起的弧度。

“哈哈哈,少女yuya出现了!少来这套!”

“高木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快如实招来,是怎么样的女孩子?”

高木喝了一口杯中的啤酒,笑了笑。

并不是女孩子啊。

那晚的经历,仿佛像是昨天才发生的那样。光是回想一下,就能轻易的浮现在眼前。

那天晚上,下班以后的高木来到自己最常去的小酒馆,靠在吧台边,和玻璃酒柜上自己孤独落寞的倒影有一杯没一杯的断断续续的对饮着。

暗巷的这一间小酒馆灯光昏暗,鱼龙混杂,高木享受这种没有什么拘束的感觉。

今天又被公司的人莫名其妙的找了麻烦,高木内心着实不爽。

下次真应该给那混小子的鼻梁上来一拳,让他搞清楚前辈这两个字怎么写。

“唉。”高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举起手中的玻璃杯抿了一口。

高木拿起一旁深色的玻璃瓶,正准备往杯子里倒酒时,手上的动作随着眼前的景象停了下来。

一个年轻的酒保在收拾桌子的时候,旁边一个社会青年正不怀好意的用手抚摸着对方的大腿根部。

高木打量了一下这个有些面生的酒保,是个看上去二十多岁左右的干净白皙的男孩子,顶着棕色的蘑菇头,双眼像一只打瞌睡的猫。

男孩子手上的工作停了下来,没有回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吓得不敢动弹了吗?高木心想,喝了一口瓶中的酒。

不过,也不像是有能力反抗的样子。

高木想到这,准备放下手中的酒瓶,上前解决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帮男孩子解围。

接下来的一幕,却让高木握紧了手中的酒瓶,僵在原地。

只见男孩子反身一肘重击在青年的脸上,青年哀嚎一声,鼻血迸裂。男孩子并没有因此收手,扯住青年的领子一下子将对方从座位上拽起,狠狠地摔在地上,将手中的抹布不由分说的塞进对方的嘴中,末了,还不忘一脚将青年踹开。

看着毫无还手之力的蜷缩在地板上呻吟着的社会青年,高木楞楞的看了看青年,又看了看男孩子,超出认知的画面让高木的大脑一片空白。

社会青年貌似并不是一个人,随后,他的同伙们不约而同的将手中的杯子往地上一摔,撸起袖子向刚刚那个胖揍了他们兄弟的那个酒保走去。

……这下他应付不了了吧?

高木真的准备要去帮忙了,身体却被眼前的画面刺激得持续保持僵硬的站在原地。

男孩子脸上丝毫没有惧色,依旧是瞌睡猫一样的半眯着眼睛,只是眉眼间添了几分凌厉的杀气,鄙夷的眼神像是在看着世界上最肮脏的垃圾。

男孩子就像敏捷的猫一样,躲过几人毫无规律的拳脚,又迅速的闪到几人跟前,逐一将眼前的人一一放倒,对方人多势众,虽然说不上游刃有余,男孩子也完全没有表现出寡不敌众的意思。

酒馆很快陷入了混战中,只有高木呆呆的站在原地,目不转睛的盯着男孩子纤瘦的身影。

男孩子第一眼看上去非常斯文,打起架来却毫不留情。那双像艺术品一样骨节分明的双手,眨眼间就一拳打向对方的下颚,下一秒又轮起一旁的折椅,猛地砸向旁边的人。优雅而不失水准。

打斗时被黑色马甲包裹着的腰身、没有被西裤覆盖到的白皙的脚踝、以及说不出是凶狠还是淡漠的精致面庞,一览无余。

高木正看得出神,男孩子在自己面前一下子放大的脸庞让高木像酒醒一样惊了一下。

他比自己矮半个头,抬眼看了自己一眼,四目相对,周围仿佛时间静止般瞬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自己和眼前这个男孩子。

男孩子微微一笑,用拇指抹去嘴角的血渍,一把夺去高木手中的酒瓶,举到嘴边,将剩下的半瓶酒一饮而尽。

看着男孩子像猫一样灵动的眼睛和嘴角漏出来的属于那瓶酒的棕红色液体,高木感觉自己的心狂跳着。

男孩子伸出粉嫩的舌尖,随意的舔掉嘴边的液体,抬眼看了看高木,一个利落的转身,将手中的酒瓶猛的击碎在身后偷袭者的头上。

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高木却觉得被延长了一个世纪。

所有无关的顾客都早就被吓得夺门而出,社会青年的同伙们也被尽数击倒在地。只有高木还在原地站着。

“哎呀,怎么了?这位客人,”男孩子捡起地上一个玻璃杯,用手中的毛巾擦试着,看向高木,露出酒保的职业微笑,“今天看来是要提前打烊了哦。”

高木轻笑一声,走上前。

“可是,我还不想走。”

高木一把拉过对方的手,将对方带向自己这边,另一只手扶住男孩子的腰。

“你叫什么名字?年轻的老板。”

男孩子笑了笑,用手戳了戳衬衫左胸上小小的牌子。

“好的,那么……嘿,我喜欢这首曲子,伊野尾先生,能赏脸与我共舞一曲吗?”

伊野尾慧放下杯子和毛巾,笑着搭上高木的肩膀:“乐意效劳。”

两人就这样相拥着,在满地的狼藉中,随着音乐缓慢的踩着拍子,度过了漫长却又短暂的一夜。


“喂,高木?高木!”

高木回过神来,看着正一脸期待的等着自己讲故事的朋友们,笑着说,

“这个嘛……保密。”

在朋友们的一片嘘声中,高木挽起袖子看了看表,起身打了个招呼,离开了包厢,沿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路线,穿过漆黑的街道,推开那扇有着精致花纹的小木门。

“又见面了,晚上好。”看见推门而入的高木,伊野尾放下手中的玻璃杯,礼貌的打着招呼。

高木也用微笑回应了对方,走上前,靠在吧台上。

“那么,这位客人……”伊野尾凑上前,半趴在吧台上,“需要些什么呢?”

“像往常一样,你。”高木拉过对方的领子,深深的吻了下去。

【裕圭】好き?好き(7)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小拖孩【。
删删改改写得乱七八糟(๑˙ー˙๑)
日常感谢不嫌弃我的小伙伴们✧୧(๑=̴̀⌄=̴́๑)૭✧
注意cp防雷不喜请点x
食用愉快(◍•͈⌔•͈◍)




要说心思细腻,中岛裕翔跟冈本圭人其实差不多。甚至,在某些方面,冈本圭人跟中岛裕翔比起来完全就是粗枝大叶。

不然,圭人也不可能发现不了中岛看着自己时用的是怎样的眼神。

如果说一个人有着高度的自控能力,他也许也可以做到像中岛那样,完全不让别人有注意到“中岛大概喜欢着圭人”的机会。但有一件事情,是中岛无法掩饰的,

那就是眼神。

看着喜欢的人的时候,那一瞬间的眼神。

硬要形容那时的表情的话,就像是往一个小瓷杯里倒酒时,当最后一滴酒随着波纹消失在液面上——那样的,恰到点上的,多一滴则会漫出来,少一滴又让人一口饮下后犹觉不足,那样的表情。

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刻意而为就能露出的神情。

复杂的神情自然包含着复杂的感情,

希望他每个微笑都是因为自己而展开、

希望他每次回头都只是为了寻找自己的身影、

希望他每次遇到困难第一个想到的都是自己、

……

我是有多喜欢他啊。

怎么可能只是满足于注视着他呢?

……

除了注视着他,当他的好队友、好同事、好朋友以外,说实话,中岛什么都做不了,事实就是如此。

为了成员,为了粉丝,大概更是为了冈本圭人,中岛承担着周围的人无法想象的压力,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情感。

居然已经快要习惯了吗,这种状态到底持续多久了啊

看着在一旁静静的摆弄着手中的吉他的圭人,中岛没有说话,转身推开了休息室的门。

“中岛裕翔!”

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在发呆的中岛被身后威力不小的少年音吓了一跳,回头,少年音的主人正鼓着娃娃脸一脸愤怒的盯着自己。

“说,是你小子往我的便当里放了梅子干吧?”

“诶?啊哈哈哈哈,”中岛抓了抓后脑勺,露出欠揍的笑容,“果然当时被知念酱看到了呀……”中岛撂下说到一半的话,转身,拔腿就跑。

“给我站住!”有冈愣了一下,迅速追了上去。

中岛一路小跑,眨眼就将有冈甩下一大截,中岛见前面无路可逃了,反身闪进了更衣室,看都顾不上看一眼就莽莽撞撞的躲进了其中一个没锁上的隔间。

“呼……好险……”

中岛松了口气,回过头,和拽着衣摆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的冈本圭人四目相对时,中岛差点停止了思考。

keito???????????

换衣服不锁门吗????????

你是有多天然啊??????

“yu……yuto……?”圭人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声音软糯得像一大团棉花糖。

……

啊啊……不要用这样的声音叫我的名字可以吗……?

中岛将后背紧贴在门上,擦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有些不自然的转过头,逼自己不要去看对方那双轻易就能使自己失态的眼睛。

等到门外有冈的声音越来越远后,中岛才慌忙的简单解释了一下。

“所以……抱歉keito,先不要出去,借我躲一下可以吗?”

圭人似乎依旧是状况外的样子,呆滞的点了点头。

很少能够跟圭人有这样的独处机会,表面上游刃有余的在门缝里假装看着有冈到底走远了没有的中岛,心跳早就超过了平时的正常水平。

两人之间的空气微妙的而又有些尴尬的凝固着。

……要说点什么吗?

还好keito已经差不多换好了……不然……会怎么样呢,我会怎么样呢…………?

我在想什么……

是因为还来不及好好整理吗?头发和衣摆都有些乱……

……

真可爱。

反应过来的时候,虽然不足以引起对方注意,自己的眼角余光已经在对方的身上放肆的游走着了。

即使没有一句对话,对方身上让人安心得马上就可以让人把他当成一个大型毛绒玩具熊抱着睡一觉的气息几乎快要让中岛窒息。

如果keito真的是一个毛绒玩具熊就好了啊。

……

……不行,我不能再待在这里了。

中岛回过头,正想向圭人道个谢顺便离开,却发现圭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眼泪汪汪的,盯着自己。

????????????

刚才果然吓到keito了吧??????

“诶……衣服的链子夹到手了?”

“嗯!是的。”

中岛看着圭人身上的没有任何拉链的套头卫衣,又看了看圭人明显有些心虚的微笑,欲言又止。

什么啊……

为什么对我有所隐瞒呢?

不对,自己对他来说,或许本来就没有太多被如实相告的必要啊。

“……”目送圭人离开以后,中岛看着更衣室中镜子里的自己,沉默了一阵子,缓缓走上前,将手扶在镜子上。

“不行啊,yuto,越来越贪心了。”






ɿ(。・ɜ・)ɾ

一眨眼就年底了嘿嘿

所以有人吗w? (۶ᐛ )۶

我百粉了!!!
百粉了!!
粉了!!
了!
。。。。。。

emmm
我还是,填完坑再开点梗吧(⚭-⚭ )。

【裕圭】order(无车部分节选)

这个就敢打个人tag了诶嘿嘿嘿嘿(嚣张.jpg)
这部分个人真的很喜欢,私心单独截出来发(:з」∠)_
希望能勾搭到更多喜欢裕圭的小fo伴(ᵒ̤̑ ◁ ᵒ̤̑)
觉得触雷的话请点击左上角的小箭头☜

也感谢一直不嫌弃我龟速码字的小仙女们🙏爱你们






中岛托着腮,思绪飘回那个时候。

大概是一两年前,那时的中岛还没有成为公司的高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从公司到家的路上,出现了一个背着吉他卖唱的年轻艺人,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岛对这个爱弹吉他的男孩子喜欢得无可救药。

不是那种一见钟情的喜欢。

第一次将硬币轻轻的放在他的帽子里时,抬起头发现,他正在对自己微笑,眉眼弯弯的甜得像块奶油蛋糕。

即使还没有从他身边路过,就能听见他弹奏的轻快的乐曲。他有时也会弹唱,声音很轻,像清晨枝头的小鸟,声音里有阳光和晨露的味道。

有天风大的时候,他的帽子被吹到了灌木丛里,中岛发现以后,取回来还给圭人时,圭人看了看帽子,看了看中岛,不好意思的笑了,道谢时的声音软软的,腼腆又可爱。

时间久了,中岛开始回应他的微笑,他知道了他叫冈本圭人,圭人有时却调皮的称呼中岛为西装先生。

很多很多的、细微又繁杂的模糊的感情慢慢堆积着。

中岛一开始只是把圭人当成一个小齿轮,可有可无的镶嵌在自己的生活里,跟其他齿轮一起转动着。

有一天,一个跟平时一样平常的一天,唯一跟平常有些不同的是,下班回家的中岛走到街道拐角,习惯性的抬起头看向路边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头一天的中岛感到有些怅然若失,一个星期后的中岛几乎抓了狂。

下班以后发疯一样的跑到圭人常待的地方,发现依旧是一片不愿面对的沉寂时,又像个失业的流浪汉一样慢慢的拖着步子,带着一天的疲惫回到家里,什么都不做,对着空空的房间发呆。

中岛开始频繁的做梦,闭上眼睛时,梦中那个年轻的男孩子躺在自己枕边,双眼半眯着,笑着偷看自己睡着的样子。中岛猛的睁开眼睛时,环视填满了房间的寂寥,轻声悲鸣着,无声的将自己深深的埋进枕头里。

那个小齿轮消失了,中岛觉得自己的生活崩塌了。

差不多过了半个月,中岛已经放弃了像个疯子一样跑到拐角去找圭人,任由自己的双腿凭本能迈开步子将自己带回家。

走到拐角处的中岛还是忍不住抬起头看向那块空地——

也许称为空地并不准确,因为空地上正坐着一个抱着吉他、正在仔细的给吉他调着音的男孩子,前面放着一个熟悉的底朝上的黑色小礼帽。

中岛惊讶的愣在原地,圭人察觉到有人,抬起头对着中岛咧开嘴笑了笑,那句“好久不见”话音刚落时,中岛差点哭了出来。

忍住上去一把抱住他的冲动,闲聊中,中岛得知,原来圭人只是有些发烧,在家里修养了一段时间,因为是独居,有些手忙脚乱,反倒让病情加重了,后来强行在几层棉被里捂了好几天才奇迹般的慢慢好了起来。

圭人还告诉中岛,自己没有固定工作,手头窘迫到不行,生病那几天连药都吃不起。

“大概很快就要过上居无定所的浪子生活了吧?听起来也挺帅气的。房东爷爷现在还没把我赶出去,我也不好意思再面对他了呢。”

西装革履的青年和穿着红黑格子衬衫的卖唱艺人并肩坐在街边的台阶上。圭人似乎丝毫没有什么顾忌,轻松的笑着,完全就是一个没有烦恼的少年的样子。

等中岛反应过来时,让圭人与自己同居的邀请已经无法撤回了,完全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就说了出来。

圭人看上去很惊讶的样子。

太冒然了,惊讶是正常的吧,说不定会拒绝也是有可能的吗?中岛心想。

“真……真的可以吗?不会给中岛先生添麻烦吗?”圭人试探的问着。

圭人似乎没有拒绝的意思,这让中岛欣喜若狂。

中岛是个善于直面自己感情的人,他清楚自己爱上了圭人,清楚自己急切的想要将他留在自己的身边。中岛耐心的劝说着圭人,希望能够打消他的顾忌。

圭人最终还是犹豫着答应了下来。


----------------------------------------------------------------------


圭人其实很早就注意到了即使埋在人群中也十分出挑的中岛裕翔。

高大又帅气的西装先生。

即使圭人从未怀疑过自己的性取向,但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人有着一张即使是同性也心动不已的脸和说不出的吸引人的气质。

即使圭人同时也会注意到很多其他的各种各样的路人,但还是忍不住在中岛路过的时候,顺着中岛的方向多看两眼,就这样,每天按时坐到街头,轻轻的拨弄着琴弦,勉强维持着生计,与逐渐斜下的阳光和来往的路人,还有那位每天都会路过这里的西装先生朝夕相伴。

为什么会邀请我同居呢?

圭人接到中岛的邀请时,大脑当机了好一阵子。

自己跟中岛说不上是很熟的朋友,甚至连熟人都算不上,接受的话就等于接受和陌生人同居没什么两样了。

虽然很不在乎的说出了居无定所也很帅气这样的话,但一想到自己没有定数的未来圭人就害怕得不行。

看到中岛看着自己时没有一丝杂质的微笑,那一瞬间就像是风浪中的小船终于看到了亮着灯的港湾那样,圭人的内心平静了下来。

居然肯收留像我那样的毫无意义的人,中岛先生真善良啊。

从以前的小出租屋里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以后,圭人就搬到中岛家里了。

圭人不好意思在中岛家白吃白住,每天坚持到外面卖唱的同时,也在努力的找着工作。不过中岛似乎并不在意自己找不到工作在他家白吃白喝的行为,也并没有将他当做一个暂住的客人,好像圭人本来就应该住在这里那样。

中岛先生太善良了,我明明是个外人,还那么细心的招待我,真是个好人。圭人心想。



【裕圭】order

是的你没有看错我这个失踪人口上线了【
这篇是 @嵐∞hsj 月樱酱的点文
真的是久等了嘤嘤嘤🙏(。•́︿•̀。)
以及( )依旧是比较仓促的一辆刚修好的破三轮,大家上车请谨慎【
这个题材构思的时候很爽写的时候还是有点下不去手【。
以后尽量不写带强迫情节的惹(˘̩̩̩ε˘̩ƪ)
废话一大堆(≖͞_≖̥)
下面是食用须知:
cp裕圭不喜请点x
有强迫情节
不能接受请绕道拜托了🙏🙏🙏

那么

久违的破三轮

祝食用愉快【。
(吾会尽快把那几个大土坑填满的。)

emmm终于想到高知的梗了,填完目前所有坑写完一些点梗就开挖【。
现在就开新坑以我的龟爬更文速度怕是药丸💊อิ_อิ
请继续鞭笞我督促我更文
没有取关我的都是小天使嘤嘤嘤【